[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无界】 三十七 姐妹同夫]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七章 巨奶秘书



              (动图701)
  我在这间闲置的办公室,被软禁到了第三天的傍晚,胡科长给我派来了一个
秘书,穿上了OL短裙装的梁丽。发现这座「孔方大厦」,很可能就是威虎山,
可别说送出情报,连这间屋都出不去,我只好是领受胡科长的好意,调教起了这
个豪乳熟妇。
  眼下只能从梁丽的口中,了解外面的情况了,可是这个G奶熟妇,已然完全
被驯服成了性奴隶,我问她什么话,她会如实回答,别人问她什么话,她也会如
实回答,而办公室外就有四眼龙的手下守着,所以我没有急着问可能引起怀疑的
问题。
  梁丽已只专心于做性奴隶,我本着几天前同时调教她和雅琦的路数,是将她
当母狗奴进行的调教,梁丽当然上来就进入了套路。sm调教分为很多内容,语
言调教是基本都会有的内容,男S经常会在调教中会连着问女m很多问题,且不
一定都跟sm有关。我本着玩sm的常规操作,进行了两夜一天的铺垫,直到连
我自己都觉得,问什么都是在玩sm。
  周天的晚上,我调教梁丽到了后半夜,一觉睡到周日的午后。梁丽已经睡醒
了,将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穿好了OL短裙装,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正在玩
超级玛丽,见我睡醒了,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跪到沙发前给我磕头请安,随后
爬到了饮水机前,接了一纸杯的水端了过来。
  我一口气喝干杯里的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不到下午三点,距离吃晚饭还
早,去卫生间直接冲了个澡,穿着衣服时想了想,今天可以放心的问梁丽了。
  抱着梁丽坐到沙发上,摆弄了她一会儿,等她变得亢奋了,吩咐她坐了对面
的椅子上,自己隔着白衬衣揉一对豪乳。我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点上了一根烟,
看着卖力揉奶子的梁丽,抽了几口烟,故作随口地问道:「你不跟雅琦住一起吗,
怎么也来这儿了?」
  梁丽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跪倒在沙发前,下贱地回答道:
「回主人,前几天,我正在睡觉呢,突然被抓起来了,然后就被送来了主人这里。」
  谁问她任何问题,她都会如实回答,对这个梁丽绝对要严加提防,我为了掩
饰意图,突然抡起巴掌,狠狠抽了她两个耳光,「你个大奶母狗,让你自己揉奶
子,谁让你停下了。坐椅子上去,接着揉,把两只大奶子,揉涨了!」
  「是,主人!」梁丽坐回了椅子上,更卖力地揉起了,胸前一对G奶豪乳。
  我一边调教着一边问着,最后很是失望得只问出来,梁丽也被列为了怀疑对
象,对外面的情况知道的远没我多。再问没有意义了,这时梁丽已揉奶子揉得非
常亢奋了,我吩咐她撅着大屁股跪在地上,从腰间抽出皮带,拎着皮带骑在了她
的肉感屁股上,在办公室内玩起了遛狗。
  我将双脚抬离了地面,身体重量全压了她身上,梁丽绕着办工桌爬了两圈,
呼哧呼哧地喘着爬不动了,咕咚一声,不由自主地平趴在了地板上。我身体斜向
前一滑,顺势坐到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到背后抡起皮带,狠劲抽打起了她的屁股。
  「啊……啊……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母狗知道错了,下次不
敢了……」
  「操你妈的,你个大奶母狗,不狠狠收拾你,就不听话,是不是?」
  我打了几十下屁股,从梁丽的肩膀上站起身,命令她翻过身,仰面躺在地板
上,解开上身的白衬衣,拿掉里面的胸罩,又用皮带抽打起了她的一对豪乳,当
然没有使出太大的力道。
  「啊……啊……主人好霸气……我知道主人的厉害了,不敢不听话了……求
求主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真听话了吗?好,去把茶几上的,玻璃果盘拿来,正好主人来尿了……」
  梁丽答应一声坐起身,爬到了茶几旁,端起摆在上面的粉红色玻璃果盘,爬
回到了我的身前,双手捧着果盘举过头顶。我解开裤子掏出鸡巴,酝酿了一会儿,
往果盘里尿起了尿。
  「哇,主人的大鸡巴,好粗大,好威猛,闻到主人尿的味道,母狗好兴奋
……」
  「既然闻着都兴奋,哪等主人尿完了,全赏赐你喝了吧!」
  我尿完系上了裤子,梁丽一副迫不及待的感觉,双手捧着果盘向前探出了头,
我突然抬脚踢到了她的肚子上,「你个贱货,不是母狗吗?放地下趴着喝!」
  「是,主人!」梁丽将果盘放到了地板上,跪趴下身体,摘掉了眼镜,头伸
到了果盘内,如同狗喝水一样,喝起了玻璃果盘里的尿,一边喝着还一边说着,
「谢谢主人,赏赐母狗圣水……我是主人的大奶子母狗,以后主人有了尿,请直
接尿到我的嘴里……」
  梁丽很快喝光了尿,还意犹未尽地添了一遍果盘。我其实没有这么坏,但只
能是这么做了,踹了一脚梁丽说:「好了,去卫生间,把嘴刷干净,继续伺候主
人。」
  我坐到沙发上抽了半根烟,梁丽从卫生间爬了出来,解开的白衬衣没有扣上,
依然完全露着一对豪乳,跪到沙发前张开嘴,让我检查一下,刷过牙清理干净嘴
了。
  我将烟掐灭在烟灰缸,伸手捏住了梁丽的一对豪乳,来回捏弄了好一阵,伸
手解开了皮带:「操,你这对大狗奶子,看着就忍不住想捏。好了,先给主人口
一会儿,完了再好好玩玩你。对了,把眼镜戴上!」
  梁丽戴上了眼镜,挺着一对豪乳,蹲在我的下身前,含住我掏出的鸡巴,卖
力地舔弄了起来。



              (动图702)
  享受着梁丽的口舌侍弄,我忽然心里一动,「诶,对呀!我去出了趟远差调
查到,杨维是香港警方,派入威虎山的线人卧底,可他在威虎山干什么、是哪个
科的等等,这些我还全然不知。雅琦发现的杨维是内鬼,所以座山雕,让他的人
妖小三负责调查。梁丽是财务科的,已经完全被驯服成了性奴隶,什么都不用瞒
着她,哪么她应该知道一些,关于杨维的情况。」
  我接着在心里合计道:「胡科长能安排我,来四眼龙这里避风头,说明因为
杨维逃跑、阿A、阿B被杀,雅琦应该被暂时停职了,接手调查的应该是胡科长,
本来这些就是归保卫科管,而经过这几天的酝酿,已经是连我自己都觉得,问什
么都是在玩sm,就是外面有人偷听,也已经听得麻木了,所以我完全可以,再
问问关于杨维的情况。」
  琢磨清了这些关联,我从梁丽的嘴里抽出鸡巴,坐到了办公椅里,点上了一
支烟,命令梁丽穿好了OL短裙装,解开衬衣暴露着两只豪乳,让她跪在椅子前
的地板上,本着再次玩起语言调教的感觉,间断性地问起了关于杨维的问题。
  已然被驯服成了性奴隶,梁丽只专心做性奴隶,什么事都不用瞒着她,同时
她对做性奴之外的事全不关心。我带有提醒性地问了好一阵,问出了一些相关情
况,但都来自于梁丽听雅琦说的相关的话,而梁丽只记住了些只言片语,只能筛
选出些零碎的有价值信息,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关于杨维的情况。不过从这些零碎
信息中,我倒是意外发现了,关于威虎山贩毒集团的重要情况,同时更加确定了,
这座「孔方大厦」,就是威虎山。
  我从梁丽口中问出的一个零碎信息,是她听雅琦说过,杨维相当于威虎山销
售科的快递员,具体负责的是送小额的毒品,交易金额在十万到二十万之间,完
成了交易之后,不是将卖出毒品的钱,直接送回销售科,而是送到财务科,所以
他能经常见到财务科的科长雅琦。
  常说的贩毒集团、贩毒团伙,属于是笼统说法,准确的说,分为制毒、贩毒、
售毒,都属于是毒品团伙,组织形式有着很大不同,相当于生产商、批发商、零
售商。什么行业有什么行业的特点,极少有制贩售一体化的毒品团伙,因为全世
界都是严格禁毒的,制贩售一体化利润更大,承担的风险也更大。
  制毒团伙卖毒品,都是批发模式,就交易金额而言,一单买卖最低也得百万。
威虎山贩毒集团,掌握了转基因毒品作物的高端技术,当然能够大规模制造毒品,
最低销售额度只有十万,由此可见,属于是罕见的制贩售一体化的毒品集团。
  我从梁丽口中问出的另一个零碎信息,是销售科卖出毒品的钱,都要直接送
到财务科,贩毒的只收现金,财务科清点整理完了钱,定期将钱运送到在香港的
上一级部门。雅琦的顶头上司就是座山雕了,所谓的上一级部门就是威虎山老巢,
这就是说,这座「孔方大厦」,就是威虎山。
  没想到从梁丽的口中,问出了这么重要的情报,我不禁觉得甚是激动,随即
想到成了断线卧底,情不自禁地又觉得很失落。只好点上了一根烟,深吸了几口
平复住情绪,结束了这一次的语言调教。
  顺着玩sm调教的套路,我坐到了办公桌旁的沙发上,吩咐梁丽脱了身上的
OL短裙装,等脱得只剩下了内裤,命令她爬到了办公桌上,先呵斥她面朝我站
稳在桌子上,自己揉了一会儿胸前的一对豪乳,随后命令她站在桌子上脱下内裤。



              (动图703)
  在被软禁的这间办公室,玩了两天的sm调教了,到第三天我已了解到了,
梁丽是在今年的世界杯期间,刚刚被完全驯服成为的性奴隶,分配到了财务科,
主要负责清点毒品赃款,尚没有被当做性奴隶使用过,此前遭受了三年的禁欲培
养,所以专门被培育成的肉弹身体,尚且非常敏感,后门当然进行了专门开发,
但尚没有被正式肛交过,所以暂时承受不了肛交,两只乳房是被特殊方式催大到
了G杯罩,所以用合适的力度长时间揉弄,能够从G奶揉得再变大到巨奶。
  我将梁丽当母狗奴调教的这两天,当然没少了玩她的一对豪乳,发现了竟然
还能从G奶揉得再变大到巨奶,但尚且没有掌握好合适的力度,所以是让梁丽自
己揉。
  命令梁丽站在桌子上脱掉了内裤,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指挥着她,在办公桌
上做了一系列的下贱动作,等梁丽更加亢奋得进入了状态,命令她叉开腿坐在桌
子上,一只手揉搓丰满的阴部,一只手揉胸前的一对豪乳。
  将G奶揉得再变大到巨奶,需要挺长的时间,且需要梁丽进入完全亢奋中,
等梁丽将奶子揉得开始变大了,我命令她撅着丰满的大屁股,跪趴在在桌子,拿
出临时找到的几支笔,调教起了她的更为敏感的肛门。
  我先将一支较细的圆珠笔,插入了梁丽的屁眼里,慢慢地旋转着,插进了三
村多深,梁丽当即发出了大声浪叫,显得难以承受得磕头求饶。
  「你个大屁股母狗!」我使劲拍打了几下,梁丽丰满的大屁股,「昨天不是
说,要用屁眼儿,伺候主人的大鸡巴吗?怎么只插了一管笔,就嚷嚷说受不了了?」
  「啊啊啊……对不起,主人,母狗错了……」趴在桌子上磕了一个头,梁丽
在桌子上跪好了姿势,更为凸出地撅起大屁股,「母狗记住了,要用屁眼……伺
候主人的大鸡巴……请主人,惩罚母狗吧,让母狗不敢再忘了……」
  我捏住了圆珠笔,捅插了一会儿屁眼,突然抽出了圆珠笔,使劲拍打了几下,
梁丽丰满的大屁股,拿起一支相对粗些的钢笔,将表面光滑的笔杆,整个插入了
菊洞内,捏住笔帽连续捅插着。
  「啊……啊……啊……主人太会玩了,母狗的屁眼,被插得好舒服……谢谢
主人,给母狗开发屁眼……母狗一定认真配合……尽快开发好了屁眼……伺候主
人的大鸡巴……」
  「嗯,真乖!来,给主人学几声母狗叫!」
  「汪汪……汪汪汪……」
  「操你妈的,狗不是这么叫的,你见过会汪汪叫的狗吗?真正的狗叫,尤其
是母狗发情的时候,都是嗷嗷的叫!」
  「啊……对不起,主人,母狗知道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梁丽的屁眼距离能肛交,还差得很远,我用笔插了她的屁眼一会儿,见她浪
叫着变得更亢奋了,再让她自己揉奶子,能够将G奶揉得再变大到巨奶了,让她
爬下桌子穿好了OL短裙装,戴上了那副黑框眼镜,解开上身白衬衣的扣子,暴
露已变大三圈的一对豪乳,继续自己用双手揉奶子。
  仰躺着坐在了办公椅里,梁丽认真地揉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就快将一对G
奶揉得变大到巨奶时,三角豹和四眼龙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先推门走进来的三角
豹,见到眼前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抢步到了椅子前,抓住了梁丽的一对大奶子。



              (动图704)
  三角豹肆意地揉弄了一番,梁丽的一对G奶豪乳,捏住两只乳头,扭头向坐
在沙发里的我和四眼龙,「靠,这对大奶子,太他妈爽了,我玩过那么多女人的
奶子,都没这对过瘾,哈哈哈……」
  我说:「豹哥,既然你喜欢,哪就好好玩玩吧,反正这个大奶骚妇,就是供
大家玩的嘛。」
  四眼龙夹着雪茄,坐到了沙发前,翘起来二郎腿,「早就听说,财务科的妞
儿,个个性感且有特点,今天只见到了一个,就证明了传言非虚啊!」
  三角豹下身穿了一条西装短裤,干脆将鞋和短裤一并都脱了,让梁丽蹲在身
前给他口交,亢奋地叫了两声,扭过头说:「都是兄弟,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先
说正事,然后大家一起爽。」
  「好的,豹哥!我刚开始玩她,正好你来了,哪你来头炮吧!」我回应了三
角豹,侧脸向四眼龙,「这几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炮了,确实又爽又舒服,
可也快呆不住了,龙哥,有什么要我去办的,尽管吩咐。」
  四眼龙哈哈一阵大笑,摸出一根古巴雪茄,点着后递给了我,「兄弟,你讲
义气有本事,绝对信得过,可毕竟突然出了很多事,所以这几天只好委屈你啦!」
  我听了在心里嘀咕道:「哼,看来三、四金刚,地位不如五金刚,不敢得罪
胡科长,只能让我在你们这呆着,又怕担干洗受牵连,所以这几天躲着没来见我,
今天俩人一块来了,肯定是我的嫌疑排除了。」
  四眼龙江湖套路很深,说了好一通没用的废话,拐了多个弯,才说出来专程
来告诉我的话,我的嫌疑已完全排除,不用在他这里被软禁着了。
  本来就是在装糊涂,我当然要继续装糊涂,随后与四眼龙坐在沙发上抽着雪
茄,欣赏起了面前的现场AV。
  三角豹这时已脱光了衣服,梁丽下身穿的肉色连铛丝袜,连内裤一起被拉到
了膝盖,脚上仍穿着高跟鞋,上身依然敞开的穿着白衬衣,暴露着一对豪乳,撅
着丰满的大屁股,上身趴在了办公桌上。
  「都是兄弟,我就不客气啦!」三角豹扭头看了一眼,撸了几下黝黑的粗大
鸡巴,拍打了几下梁丽的大屁股,从后面插入了梁丽的下体,「操,这个大奶子
骚货,逼也很爽啊,又紧又水……」
  速度较慢地操了一会儿,三角豹抓住梁丽的一只胳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黝黑的粗大鸡巴,高速抽插在阴道里,梁丽发出了淫浪的叫声。



              (动图705)
  四眼龙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情不自禁地掐灭雪茄走了上去。三角豹见四
眼龙上前跟他抢,停下抽插的动作,粗暴地扒光了梁丽的下身,将梁丽抱起来放
到桌子上,扛着一条大腿,从正面继续起了操干。四眼龙只好站到了桌子对面,
伸出双手抓住了两只豪乳,肆意地使劲揉捏着。我本来就不想操梁丽,这时自是
不好跟两位老大抢,坐在了沙发上继续看着。
  「靠……太爽了……太舒服了……」三角豹呼哧喘着停下抽插,将梁丽的两
条腿,都扛到了肩膀上,马上继续起了猛烈抽插,「这个大奶子骚货的逼,又肥
又大又水又紧,别看年纪不小了,比年轻女孩的逼,操着舒服多了……」
  「是吗?」四眼龙顺势扯掉了,梁丽上身的白衬衣,马上抓住了两只大奶子,
「看来财务科的妞儿,真的都是极品啊,干脆把这个大奶肉弹留下,慢慢的享受,
哈哈哈……」
  三角豹喘息着说:「阿龙,爽爽就可以了,你可别要求的太多哦!雅琦,比
我们更得老板信任,最近出了这么多事,还是别惹麻烦的好!」
  四眼龙显然不敢惹雅琦,没有接话,推了一把三角豹,「阿豹,你爽了很长
时间了,停下歇一歇,换我爽一下……」
  三角豹伸出胳膊拦挡着说:「我这就要……射出来啦……你别着急,马上到
你了……」
  我从三、四金刚的对话中听了出来,四眼龙显然是见梁丽四十多岁了,所以
胡科长安排梁丽也来了他这里躲避,干脆按胡科长的意思,安排给了被暂时软禁
的我,并不是奉座山雕的指令试探考验我,现在见这个肉弹熟妇堪称极品,四眼
龙明摆着是后悔,没有趁机早点占为己有,但又怕因此得罪了七金刚雅琦。
  看出了这家伙的心思,我在心里坏坏地一笑,装作随口而出地说:「龙哥,
既然这个大奶子骚妇,来了你这里了,就让她给你当秘书呗,强龙不压地头蛇,
何况龙哥你本来就是龙,雅琦姐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我替他说出了心里正想着的念头,四眼龙情不自禁地点着头回应道:「兄弟,
还是你想的周全,好,我正缺个秘书呢,就让她给我做秘书吧,哈哈哈……」
  三角豹喘息着转了转眼珠,「阿龙,你别惹事啦,抢了雅琦的人,怕是会找
麻烦吧。」
  四眼龙装得无所谓地哼了一声,「抓出的卧底跑了,自己的两个保镖被杀了,
雅琦现在自己都说不清了,还有脸来找我要人,再说这里是我的地盘,她就算有
老板罩着,也要按规矩办事!」
  三角豹听出四眼龙话里带刺,嘎巴了几下嘴没说出话来,他也是在了人家的
地方,干脆低着头继续操着梁丽。可能是因此分心了,又操了没几下,大叫一声
射了,急忙拔出了大鸡巴,喷射在了梁丽的肚子上。
  四眼龙从纸巾盒抽出几张纸巾,粗暴地擦干净梁丽的下体,就势让梁丽跪爬
在地板上,迫不及待地从后面插入了鸡巴。四眼龙上来就操得很猛,梁丽戴着的
近视眼镜,从鼻梁上甩了出去。




              (动图706)
  三角豹喘息着倒进了沙发里,四眼龙操梁丽操得正来劲儿,我含糊地找了个
理由,走出了呆了好几天的这间办公室。四眼龙显然已交代了手下,我溜达了走
出了证券事务所,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来了上一层的酒店,依然没有遇到任何阻
拦。
  我这才正式看到,开在「威虎山」的这家酒店,名气叫「蒽桐酒店」。
  时隔一周,又回到了这家「蒽桐酒店」,我暗自观察了一下,相比杨维逃跑
之前,气氛似乎显得更轻松。在楼道里碰上了段平,我跟他问了他一下,胡科长
仍住在了原来的房间,我径直来了胡科长住的房间。一推门直接开了,走进房间
见没有人,显然胡科长是临时出去了,我点上了一根烟,靠躺进了真皮转椅里,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了枪口顶脑门的恐惧高压,不再时刻紧绷着神经了,可身处的环境不允许
完全放松,我坐在转椅里抽着烟,大脑自动进入了思考节奏,一根烟快抽完了,
我忽然想到:「不对……不对……杨维没有逃出这家酒店……也不对……也不对
……杨维没有逃出这栋大厦!」
  我在转椅里坐起身,又点上一根烟,揉着太阳穴捋顺了一下思路,仔细合计
道:「这座孔方大厦,就是威虎山,我是在救杨维的之后才发现的,当时以为帮
杨维逃出酒店就成功了,实际这家酒店,仅仅是威虎山的一座山头。方才从梁丽
口中了解到,杨维仅是个外围成员,在被发现是卧底之前,都没有来过这座孔房
大厦,所以在我救他时,杨维也以为逃出酒店就能逃脱了,实际他根本出不了这
栋大厦。」
  我从椅子里站起身,使劲捶了一下椅子扶手:「既然如此,座山雕还圈了一
批怀疑对象,这说明,杨维的逃跑,阿A、阿B的被杀,其实是分开的两起事件。」
  我接着琢磨道:「给杨维的那张纸条,前边的字,是考虑到杨维不一定能逃
走,打的一个掩护,后面的电话号码,其实是一个QQ号码,当时我跟杨维说了,
如果跑不了别反抗,还有机会再救他,杨维能咬牙坚持了这么多天,发现逃不掉,
应该销毁了纸条。即使纸条落在了座山雕手里,也不用太担心,我在救杨维时,
让他都没发现是谁救他,那个QQ其实是个死号,而且我这几天没有上。」
  我继续琢磨道:「派我远赴东北外调,其实是威虎山在东北没势力,谁都不
乐意去,只好派我这个新人去的,没想我竟然在东北侦查到了,杨维是香港警方
派入威虎山的卧底,这才让我来香港汇报。我虽然被列为了怀疑对象,但胡科长
能安排我躲到四眼龙那,直到解除软禁也没人来问我什么,说明座山雕的重点怀
疑对象,是长期在这座孔房大厦的团伙成员。因为就座山雕而言,只有了解这栋
大厦的人,才会冒险营救杨维,我的这次鲁莽行事,反而给自己打了个有利掩护。」
  反复地仔细捋了即便,做出的以上分析,我觉得十有八九是对的,要证实很
简单,了解到阿A、阿B是不是杨维杀的就行了。
  心里踏实了下来,我抽着烟坐在转椅里,等了约半个多小时,胡科长回来了
他住的房间,后面跟着米志国,拎了几瓶酒和几个方便饭盒。
  胡科长当然知道,我已有了行动自由,装糊涂问我怎么来了,我含含糊糊地
做了回答,胡科长含糊地招呼我一块吃喝。帮着将酒菜摆到茶几上,我拉过个凳
子坐下,随口说:「刚才我在楼道,碰上段平了,这小子从来吃喝不落场,用不
着去叫,一会儿肯定又是闻着味儿跑来了。」
  米志国突然干呕了几下,连续冲我摆了手,「你提他干什么?哦,对了,你
不知道!前天,段平又去验尸了,把尸体解刨了,发现死亡时间,跟他第一次判
断的不一样……行行行,别说这个了,正吃饭呢。」
  段平上过医科类大学,学的法医专业,毕业分配到了县局,得罪领导被开了,
后来加入了威虎山贩毒集团,保卫科相当威虎山的刑警队,所以他兼职了威虎山
的法医。
  正在这时段平跑了进来,听到刚才米志国的后半截话,撕下一只鸡大腿,显
得很得意地说:「头回验尸,没有专业工具,等找来了解刨工具……」突然被米
志国踹了一脚,「哪什么,详细过程,就不跟你们说啦,总之我经过二次检验,
非常确定地发现,阿A、阿B被杀的准确时间,是上周日的凌晨3点半到4点之
间。」
  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段平更得意地说:「那场你设计的婚礼,2点多就结束
了,所以,我不但帮你排除了嫌疑,还帮三爷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杀阿A、阿
B的人,不是杨维。」
  我做出了吃惊的表情,给段平敬了一杯酒,在心里嘀咕道:「看来我真就猜
对了,可是,杀阿A、阿B的人,不是杨维还能是谁呢?」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无界】 三十七 姐妹同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