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爱无界】( 三十七 姐妹同夫)


  为了迎接这个流氓出院,婉蓉用了一个多小时准备了许多他爱吃的小菜。饭
桌上昕妍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就会把话题往星辰集团的未来规划上引导,她希
望她的男人不要因为这一次的经历,就变得不思进取,沉迷在女人的胸前腿间。
  昕妍的担心不无道理。叶星辰自从捡了这条命后,就再也不关心集团的业务,
每天只知道调戏她们姐妹俩,幸亏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早已形成自我管理和完善
的能力,再加上叶华山的回归,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经营问题。
  婉蓉不在乎什么生意,她自从接受了小婉和叶星辰的事以后,虽说悬着的心
终于落地,但是,一种会被冷落的担心越来越强,起码今晚坐在一张饭桌上以后,
叶星辰只顾和姐妹俩说说笑笑,好像都没有怎么看她。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
保姆了。
  其实,是婉蓉想多了,这个年龄的女人,阴道的长时间空虚,会让她们有一
种不安全感。
  「好饱啊!妈,你就是我们家的特级厨师,哈哈!太好吃了……」小婉不知
道妈妈的心思,一下就撞到枪口上了。
  婉蓉的脸上马上就闪过了一丝不悦的表情。
  叶星辰和婉蓉的位置是面对面,他敏锐地观察到了丈母娘的怨妇表情后,悄
悄脱掉拖鞋,一伸腿就把脚丫子伸进了婉蓉腿间。
  婉蓉正在不高兴,腿间突然被骚扰,低头一看发现是男人的脚在她腿间戏弄。
  她又不敢当着小婉的面张口阻止,只好把身体又朝桌子里挪了挪,避免被发
现。
  这样的动作,对于叶星来说无疑成了一种默默地鼓励,由于距离变得更近了,
他干脆顺着女人光滑的大腿继续前进,直到脚趾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在了软软肉肉
的阴唇上。
  几个月以来,婉蓉从绝望到惊喜,心里上的大喜大悲使她根本没有多少情欲。
  直到今天下午在医院里又重新尝到了男人的味道,一直被压抑的情欲在饭桌
下被轻轻一撩,就如洪水决堤。
  婉蓉根本不能抗拒自己身体的欲望,加上这只侵入的脚太了解她的爽点,她
没有做任何抵抗就把大腿微微分开,继续接受餐桌下的亵渎。
  叶星辰本来只是想调戏一下丈母娘,安慰一下她那颗怨妇般胡思乱想的心。
  但是,在这种明显的鼓励下,他开始尝试用脚趾挑开内裤的边缘。
  终于,婉蓉假装夹菜,不动声色地轻轻抬了屁股,让内裤不再勒紧。把男人
的脚趾放了进来。
  叶星辰的脚趾突然冲开了最后的屏障,被芳草围绕,他顺着湿热的感觉准确
的找到了草中的穴口,接着就是毫无规律的搅动。
  婉蓉自作自受,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这种刺激让她爽得在饭桌上就一阵哆
嗦,差点扔了碗筷。
  「妈,你怎么了?」小婉问道。
  「没……没事……妈妈没事儿!」婉蓉连忙定了定神儿,仓促答道。
  叶星辰还是第一次把脚趾伸进女人的屄里玩儿,虽然这种角度无法插入阴道,
但是游走在穴口沾着里面涌出的淫水,再挑拨上方的阴蒂也足以让婉蓉在饭桌上
高潮了。
  「妈,你脸怎么红了,没事吧?」小婉又问。
  这次,婉蓉只能捂着嘴,根本不可能再回答女儿的问题了。叶星辰玩地正过
瘾,连忙替丈母娘转移话题。他把小婉一把搂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左腿上,右
脚继续玩弄着。
  「小婉……今晚是你洞房,你妈妈肯定是在替你脸红吧?」叶星辰说道。
  小婉明知道姐夫是在胡说,但话题突然被转移到自己身上,还是这么羞人的
事被当着一家人说出,她再没有心思去追问妈妈脸红的原因,只好乖乖地坐在男
人腿上,低着头玩起了衣角。
  「蓉姐……你不许说话不算数,」叶星辰说完,又用力磨了磨婉蓉已经兴奋
异常的小阴蒂。
  「你……随便……都由你」婉蓉已近高潮,大脑一片空白。
  坐在旁边的昕妍感觉不对,妈妈平时只有在床上才会是这样的态度。她稍稍
低头,朝桌下看去,不由地一惊,心想。「这个流氓,竟然在饭桌下,一边儿玩
我妈,一边儿还说着给我妹开苞的事。」
  昕妍看到妹妹是背对着自己,大着胆子拍了拍老公的肩膀,想制止他这种过
分的举动,但是在这个大色狼来看,却是在提醒他别冷落了妻子。
  叶星辰搂着小婉,一转头,伸手就把昕妍的肩带拽到一边,然后从奶罩里掏
出了一只大白奶揉玩儿起来。
  小婉看不到桌子底下的脚,也看不到背后被玩着奶子的姐姐,正在羞羞地考
虑自己今晚要洞房的事。
  「小宝贝儿,你妈妈说都由我,你呢?」叶星辰问道。
  「嗯……我听姐夫的话……」小婉轻声道。
  叶星辰开心地亲着小婉的脸颊,手还在背后揉着昕妍的大乳房。但这样一忙,
脚趾头却忘了继续撩拨对面正在高潮边缘的丈母娘。
  婉蓉一急,竟然自己轻轻地挪动屁股,用阴蒂摩擦男人的脚趾,寻找着快感。
  昕妍眼看着好好的一顿晚餐变成了这么淫乱的场面,她虽然没有阻止老公玩
她的奶,但还是决定要阻止桌子底下的脚,不然一会儿就没法儿收场了。她伸出
脚从桌子下方轻轻踢了踢妈妈。
  婉蓉突然被对面的女儿这样提醒,她虽然经常和女儿一起挨肏,但那毕竟是
在床上,现在正在吃饭,而且是被男人的脚趾挑逗地近乎高潮,婉蓉羞愧难当,
脸也从没这么红过。她定了定神儿,忍着急需高潮安慰的身体,站起身后,推说
要去厕所,匆匆离开。
  「啊啊……啊啊……好难受……」婉蓉一个人躲在厕所里一手摸屄,另一只
手把手指伸进嘴里吮吸。她每次要高潮的时候都强迫自己停下,因为她更需要男
人给予的快感,「啊啊……,你快来插我,我不想手淫,我想丢脸给你看。」
  最终,婉蓉还真的依靠对叶星辰的渴望,强忍住了这次高潮。虽然知道今晚
是轮不到自己挨肏的,但她还是悄悄地洗干净了屁眼儿和流着骚水儿的屄。
  婉蓉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脸上的潮红也渐渐散去,才重新回
到饭厅。但这里却空无一人。她顺着分割客厅和饭厅的镂空木雕屏风,看到叶星
辰正背对着这边,坐在沙发上和昕妍热吻在一处,昕妍跪在沙发上,上衣早已被
撩起,两个竹笋型的大奶子裸露着挺在胸前,被男人时不时地揉玩几下。
  「啊?他们夫妻不会要在客厅就做吧?」婉蓉心想着。
  「咦?小婉呢?她去哪了?」婉蓉藏在屏风后偷偷观看,还担心小婉会不会
突然冒出来指责她的偷窥行为。
  「唔唔……老公,该我了吧?」昕妍颤道。
  婉蓉听的一清二楚,她同时也找到了小婉,由于沙发靠背的遮挡,从这个角
度只可以看到小婉的马尾辫在男人的胯下飞快地起伏甩动着。
  「小婉她吃的好卖力呢!」婉蓉心里想着,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儿,已经变成
了对男人身体有强烈欲望的女人。
  接着,婉蓉又看到姐妹俩换了位置,昕妍伏在了男人的胯下,而小婉一上来
就和姐夫舌吻在了一起。叶星辰一边亲,一边解开小婉的胸罩,把两个大奶释放
出来把玩儿。
  婉蓉腿间一紧,阴道里麻麻痒痒的,她又开始失落了。其实,这并不能说明
婉蓉的情欲比两个年轻的女儿还要高。她只是处在这样的年龄,能够接受到爱的
方式变得单一了。对于昕妍来说,老公爱她的身体是爱,老公在事业上支持她是
爱,帮助她完成电影梦也是爱。而对于小婉来说,姐夫陪她打球是爱,听她诉说
是爱,那双拼死保护她周全的手就更是至死不渝的爱。婉蓉能够接受到的爱,就
只能是男人对她肉体的痴迷,无时无刻地肉体纠缠。这也使得她变得更加想用身
体去赢得男人的心,同时只要稍有冷落,她就会变成个多愁善感的林妹妹。
  「唔唔……滋滋……」
  婉蓉听着小婉的接吻声,看着那个被揉玩儿的丰满乳房,虽然看不到昕妍的
口交,但是也能想象得出那种很下流,又让她很羡慕的画面。她突然觉得,姐妹
同夫以后,自己像现在一样躲在一旁偷看的情况会越来越多。更感失落后,她再
也不愿意看下去,一个人默默地端起桌上的饭菜,到厨房收拾,也想用干家务的
方式让自己尽量不去想男女之事。
  可是,哪里有那么简单,婉蓉把三个盘子洗了又洗,放在柜子里以后,又晕
晕乎乎地拿出来重洗一遍。她脑子里挥不去男人赐予她的快感,更担心自己被从
此冷落。
  就这样,三个盘子洗了二十分钟,再洗下去怕是连花纹儿都要洗没了。婉蓉
正在失落中徘徊,突然感到身后有人,她没有回头,只从墙上瓷砖的反光,就分
辨出身后的人是她最想见的人。
  婉蓉像一个没有了情爱就会凋零的花朵,但刚还精神恍惚的她,只要感受到
爱情的接近就马上如沐春风,她像个少女一样把头一低,极力掩饰着自己幸福的
笑容。
  叶星辰从背后按住了婉蓉的双肩,然后缓缓向下摸去,高耸挺拔的乳房,纤
细肉感的腰身,圆翘丰满的美臀,S型的流线无处不在释放着性的诱惑。
  「蓉姐,你好美……」叶星辰不由地赞道。两只手拉住了婉蓉包臀裙的下沿
儿拉起,黑色的蕾丝内裤把这个大白屁股衬托地性感异常。
  「我美吗?你刚才在客厅和她们姐妹俩亲热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我美?」婉
蓉压抑了几个月的欲望,让她连女儿的醋都开始吃了。这也很正常,因为她先是
一个女人,而后才是一个母亲。
  「我刚才吃饭的时候都在想你,被你弄得火大,才找她们姐妹俩在客厅帮我
泄泄火,嘿嘿!」叶星辰说的如此直白,是因为他准确地判断到婉蓉现在的状态。
  「讨厌……被我弄得火大……就……就应该找我给你泄火嘛!」婉蓉任由男
人的手在她屁股上游走,话里话外还在埋怨这骚扰和亵渎来的太晚了。
  叶星辰刚才并没有射精,和姐妹俩玩了一会儿,就让昕妍带着妹妹去洗澡,
然后还要小婉到床上去等着他开苞,自己却跑到了厨房找丈母娘开心。
  听到这样的邀请,叶星辰直接就拉开了裤子拉链,掏出了粗大的肉棒,这个
家伙早就被姐妹俩弄得面目狰狞,青筋暴起。
  婉蓉只是听到男人拉拉链的声音,心里就是一阵的小悸动,她没有回头,只
是把屁股朝后又翘了翘,这找肏的样子简直迷死个人儿。
  叶星辰撸了几下鸡巴,就要去扒丈母娘的内裤,谁知手刚搭在内裤边缘,婉
蓉就摇着大白屁股阻止。
  「不……不需要脱的,人家的是这种的。」婉蓉说完,自己伸手在腿间一撕,
内裤就从穴口处分开,变成两片儿前后耷拉着的蕾丝布料。
  「真方便,哈哈!」叶星辰伸手在婉蓉的裆下一摸,发现早已泥泞湿润,扶
着肉棒,一顶就捅了进去。
  「啊啊……粗死了……好舒服……啊啊……啊啊」
  叶星辰四个月没有肏女人的屄,刚一出院,第一次真正的性交就选择了婉蓉。
  所以这个丈母娘的种种担心其实都完全没有必要,女婿的鸡巴总是向着她的。
  「好想你,蓉姐……好想肏你……」叶星辰挺动肉棒,顶在婉蓉的子宫上就
是一顿狂轰滥炸,久违的阴道也没有让他失望,里面层层叠叠的纠缠,简直是如
饥似渴。
  「啊啊……啊啊……肏我……想我就肏我……」
  婉蓉被插地趴在水池边,本来就是全力的抽插,她还要死死朝后迎上,恨不
得让男人插坏自己的阴道和子宫。
  「蓉姐,以后不许你穿这样的内裤」叶星辰边肏边说。
  「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这样方便你随时玩儿……你不喜欢
吗?」
  「方便我玩儿,以后就干脆别穿了,这样的内裤,挡住我欣赏你的屁眼儿了。」
  婉蓉会意,一伸手,竟把这碍事儿的内裤一把扯掉,「啊啊……看吧!看我
的骚屁眼儿,啊啊……好舒服……」
  「蓉姐……你把屁眼儿洗干净了吗?」
  「啊啊……是……你回来要玩儿……我洗好了……」
  叶星辰拔出肉棒,顶在了婉蓉的小屁眼儿上,却并不用力。果不其然,和以
前一样,只见这红红的屁眼儿轻轻一松,屁股也同时朝后一顶,就把龟头吞进。
  「啊啊……好了……刚开始轻点……」
  「啊!夹得好紧,」叶星辰把肉棒缓缓插入一大半后,开始加速挺弄。
  「啊啊……好胀……舒服呢……」
  婉蓉百般温柔讨好,叶星辰玩的高兴,干脆插插骚屄,再插插屁眼儿,刚开
始还一个洞几十下,干到最后,他竟然一个洞只狠狠插一下就换,开始乱玩儿了。
  「呜呜……给我……求你给我……我想高潮。」
  「这样多好玩呀……」叶星辰继续一下一换地插着。
  「不要逗我了……我好想你……好人……请你肏……肏我的骚屄。」
  叶星辰并没有打算射精,因为卧室的床上还有个小处女等着他开苞,在那个
小处女的阴道里灌满精液是他今晚梦寐以求的事。但是,丈母娘这么乖,先肏得
她高潮一次还是可以的。
  「啊啊……别换了,我马上就舒服了,啊啊……」
  阴道里的大肉棒真的没有再抽走换洞,这次明显是要肏到她高潮的节奏了。
  可就在这时,厨房的门被打开了。
  婉蓉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开门声,她知道有人站在门口,可自己偏偏马上就要
高潮,她都快急疯了,心里突然冒出一种想法。
  「小婉,最好是小婉……看见了……我就解脱了,」
  想到这里,她反而不管不顾地撅着屁股朝后顶着。但是,由于男人停止了抽
插,高潮也渐渐远离。不止这样,她期待的小婉也没有出现。
  「老公,你们小声点……我在卧室陪小婉看电视,还把声音开的很大才…
  …」
  昕妍陪妹妹洗完澡,隐隐听到厨房有声音,她还真的在帮着掩饰,也多亏有
电视声遮掩,才蒙混过关。
  「啊……我……对不起……」婉蓉刚才恨不得被小婉发现的想法也一瞬间消
逝,她马上道歉。
  「老公,快走吧!小婉她……她嫌你把我们扔在卧室,都生气了。」昕妍催
道。
  婉蓉又被弄了个不上不下。可是,她再难受也不可能当着女儿的面求女婿再
插几下。只好,光着屁股拉下裙子,还违心地搀着叶星辰的胳膊说道,「是啊!
  你……你快去吧!」
  昕妍一看妈妈愿意,拉着老公就走,可是刚走一步就发现老公没动,回头一
看,她妈竟然拉着男人的另一只手,久久不舍得松开。
  「妈……你干嘛?」
  这场景简直有趣极了,就像一场母女俩的拔河比赛。婉蓉一愣,才发现自己
的本能是多么的需要男人,心里是多么的不甘心。她只好趴在叶星辰的怀里,说
了一句。
  「她还小,今晚轻点儿,,以后……以后随便你」
  「妈……你这话到底是心疼小婉,还是纵容女婿。」昕妍说道。
  婉蓉脸红,只好松手。
  今晚的最后一道主菜,正坐在床上发愣,倒也没有像昕妍说的那样不高兴。
  小婉一看到姐姐带着姐夫进房子,还是有点儿紧张,低头不语。
  「小婉,宝贝儿……」叶星辰轻轻勾起小婉的下巴,看着这天使般的小姨子,
娇羞的等待开苞,他伸手先插进了小婉的睡衣里,揉着她丰满的大奶。
  「姐夫……轻点儿揉,」
  「小婉……你的奶好大……」
  小婉除了还是处女,在性方面已经很主动了,她任由姐夫玩儿着她的奶,咬
着下嘴唇伸手替男人脱下了外裤和内裤,里面那根儿肉棒一下就弹了出来,小婉
握住后,温柔撸动着,伸出小舌尖儿轻品了一下,把龟头吃进嘴里吮吸起来。
  「嗯嗯……嗯嗯……」
  叶星辰玩够了奶子,扶着小婉的脑袋,让她停止吹箫。
  「小婉,让我插你的嘴巴可以吗?」
  「嗯嗯……」小婉点头同意。
  叶星辰尽量掌握合适的深度在小婉嘴里进出,把人家小处女的嘴当成了屄来
肏. 他发现小婉对于这种形式的抽插适应的极快,而且简直是无师自通,每当他
拔出时,嘴里有了空间,小婉就会拿舌尖挑着龟头,插入时,小婉又会灵巧地把
舌头垫在他的肉茎下,按摩他的输精管。
  「啊……好舒服……」叶星辰爽得叫出声,但是他一抬头,另一副人造景观
把他的视线完全吸引过去。
  昕妍非常有心机,即使是妹妹的破处之夜,她也不甘心当配角。当叶星辰站
在床边把大肉棒正插在小婉嘴里挺动的时候。她摆出了最诱惑的姿势。
  昕妍悄悄地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打开床头彩灯,慵懒地侧躺在床上,胸前
一对儿大奶子形成了深邃的乳沟,两腿并拢,光洁的小腹下一撮性感的阴毛被灯
光照的黑亮,最关键的是,她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就这样若无其
事地躺在床上裸体阅读,她把女人的性感,高贵,知性,演绎的玲离尽致,此刻
看去宛如一副油画。
  叶星辰一边插着小处女的嘴巴,一边欣赏着床上的风景。
  昕妍一抬头,朝老公微微一笑,用手指勾了勾,示意老公上床来。她并不是
要在妹妹最重要的夜晚去抢风头,她只不过是在捍卫一个妻子的尊严,因为这是
她的床,她可以和妹妹,和妈妈一起伺候老公,但她决不甘心被冷落在一边。
  小婉扶着男人的胯骨,坐在床上任由肉棒在她小嘴里进出,像个小桃子一样
的龟头不但把她香甜的口水从粉唇边带出,还让她的小穴里也跟着流水儿,她调
整了一下坐姿,把更干爽的内裤朝穴口挪了挪,缓解那种潮湿带来的不舒服。
  可是,正在小婉情欲渐浓的时候,嘴里的肉棒停止了抽插。她以为姐夫是玩
累了,只好自己扶起大肉棒,从下至上的温柔舔舐。
  小婉好像水做的天使,口水,淫水,都是她快乐的表现,她也是天生温柔至
骨的女孩儿,每次舔这根儿肉棒的时候,都会满眼春水,又可怜兮兮地抬头仰望
着赐予她快乐的男人。而男人总是回馈给她嘉奖的眼神,但是这次却没有。
  「姐夫……嗯嗯……你干嘛?看我啊!」小婉粉锤轻砸着男人的大腿,要求
姐夫看着她舔鸡巴的骚样儿。
  可是,叶星辰并没有低头,小婉撅着嘴也不舔了,她手上撸着粗硬的大肉棒,
顺着姐夫的目光朝背后的床上看去。
  姐姐在床上抢镜的行为被小婉看了个彻彻底底,这样完美修长的性感美女,
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读书,确实不是一般的景色。
  「哼!骚样子……」小婉心想着。
  就在这时,床上的影后竟然抬手伸进自己的腿间肉缝儿里,轻轻沾了一下淫
水儿,指尖湿润后用来翻书。
  叶星辰看得鸡巴一硬,就想要上床把这个摆造型发骚的老婆就地正法。
  如果放在平常,小婉也会觉得姐姐好美,好性感,可今天她觉得主角应该是
自己,姐姐的抢镜行为实在讨厌。
  小婉抢在姐夫之前翻身上床,她撅着小屁股几下趴在姐姐身前,竟然一口含
住了姐姐翘起的奶头儿。
  「啊啊……小婉?走开……你快起开……」昕妍没想到自己的骚样儿没有引
来好色的老公,却引来了吃奶的妹妹。
  「嗯嗯……唔唔……」小婉才不管那么多,她还用手不停地往姐姐腿间探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床上乱成了一片,姐姐挣扎,妹妹乱吃乱摸。等叶星
辰上床以后,刚才那如画般性感的骚媚场景早已不在,昕妍的大长腿乱蹬着,一
对儿奶子被妹妹追着乱舔,红棕色的大波浪长发也变得蓬头遮面,至于那本《论
演员的修养》也早不知被扔到了何处。
  叶星辰忍不住也直接笑场。
  「哈哈!哈哈!」
  「讨厌……小婉……你干嘛?」昕妍挣扎道。
  「唔唔……姐姐,好美!」小婉抱着姐姐的一只奶,就是不松手。
  「滚蛋……滚蛋……小骚货,舔你的鸡巴去!」昕妍骂道,但挣扎也越来越
微弱,她敏感的乳头在妹妹的嘴里开始产生性感,小婉的小舌尖可比男人的粗鲁
要温软的多,传递着同性之间的另一种安慰。
  「啊啊……啊啊……讨厌死了!好痒!」昕妍还是放弃了挣扎,另一只奶子
也彻底失手,被妹妹轻轻揉摸着。
  叶星辰不愿打扰这难得的景色,跪在床上欣赏着姐妹间的同性温存。
  但是,小婉打乱姐姐的抢镜行为只是第一步,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把姐夫的注
意力重新争取回来。她嘴上不停,两手慢慢的把自己的睡裙退下,然后脱掉小内
裤,把翘翘的雪白的圆屁股高高朝后撅起。从头到尾,小婉连朝后看都没看一眼,
她开始对自己身体的魅力有了信心。
  果然,在这小圆臀那如脂如玉的股缝儿里,好像女童般的那道粉红色的鲜嫩
入口,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致命的无法抵挡的诱惑。
  这样的无毛嫩屄,其实勾起的何止是男人的好奇感,对于未成年女童的猥亵
和性侵是藏在每一个男人内心的欲望,道德与伦理却坚决的禁止这种行为。法律
更是不容越过的一道鸿沟底线。
  叶星辰面前的这个小嫩屄,是一个属于十八岁女孩的性器官,虽然小婉还是
长着一副小学生般的面容,但是,只要她愿意,你可以狠狠地肏,没有任何法律
可以禁止你的插入。
  小婉只管撅着屁股和姐姐继续玩耍,没有一秒钟,一双大手就按在了她的屁
股上,下一秒,一条湿漉漉,热乎乎的舌头就粗鲁地舔在了她的嫩屄上。
  「啊啊……嗯嗯……」小婉舒服地轻轻哼着。
  这个白虎嫩屄,叶星辰已经看过第四次了,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完全交给他随
意玩弄,他试着把两个大拇指按在小婉的外阴上,想把它掰开仔细看看里面的风
景。得到的回应是,小婉的屁股又翘了翘,方便他的玩弄和亵渎。
  叶星辰两指一用力,小婉的屄缝儿第一次被外力打开口,里面的那颗红色小
豆豆也第一次见到了光线,阴道口里粉红色的嫩肉层层叠叠保护着入口,好像还
不太适应露于光线下,羞羞地一缩一缩。
  「啊啊……姐夫,轻点掰,」小婉感到下体被分开,也不知道是疼是羞。
  叶星辰还是第一次被女人的性器官馋的流口水,他看着小婉的屄发了一会儿
愣,然后才又恢复了色狼本性,他先把舌头伸到极致,对着那粉色的穴肉钻了进
去。而那些层层叠叠的保护者第一次了解到,它们的责任是让侵入的事物更舒服,
它们根本保护不了主人的贞操。
  「啊啊……啊啊……」小婉撅着光屁股,阴道里第一次被侵入,让她连连颤
抖。
  叶星辰这一顿乱舔,捣地小屄里连连冒水儿,上面羞涩的小屁眼儿也被吓得
缩动不止,他把嘴里舔到的淫水通通都转移到了小婉的屁眼儿上,又是一阵的乱
舔,最后干脆伸长了舌头,在这饱受惊吓的两个肉洞间游走。
  「啊啊…………不……不要了……啊啊……」小婉娇喘不止。
  昕妍的奶头终于被妹妹松开,她听着妹妹的喘息声,知道她正在经历多么舒
服的第一次,昕妍更了解女人说不要,其实是怎么回事?
  「小婉……要不姐姐帮你分担一下……」
  小婉撅着屁股,抬头看着姐姐,一脸的疑惑。
  姐妹俩默契地交头接耳后,小婉开始慢慢朝姐姐身上爬着。
  叶星辰现在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追着小婉的嫩屄舔,直到小婉分开腿骑在
了姐姐的小腹上,他才发现,姐妹俩的两个美鲍鱼已经一上一下放到了一处。处
于下方的姐姐还把屁股用力一抬,两腿大大地张开,把屁眼儿也露出来了。
  相互交错的美腿间,上上下下四个肉洞,有毛儿的骚屄,无毛的嫩穴,姐妹
俩两个红色的小屁眼儿真不亏是一母所生,都没有菊纹,只是羞羞紧闭的两个小
孔。
  叶星辰的舌头已经舔不过来了,上上下下乱拱一气,「啊啊……啊啊……老
公……屁股要……好舒服……」
  「我……我也要……姐夫……小婉好了……也想让你舔……啊啊……」
  小婉在姐姐的带领下终于从刚开始的不适变地主动去追逐男人的舌头。
  姐妹俩一个抬臀,一个撅股,争相寻找快感,四个乳房也早已紧紧压在一起,
丰满的奶肉从腋下被大面积地挤出,淫乱无比。
  叶星辰停止了舔弄,他的舌头伸的挺累,欣赏着眼前这四个肉洞,他才发现,
自己到现在为止,还只玩过其中一个,另外三个还都是处女地带。性储蓄极为富
有。
  男人的身体,智慧,财富,其实从自然界的角度来观察,都是一种获取猎物
和生存能力的体现。而这种生存能力最终决定着交配的选择权。凡是生物都逃不
脱对性交与繁殖的渴望,这也是自然法则下的终极任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
一旦男人功成名就后,就一定会变得花心,这是自然赋予他的本能。如果有例外,
那只是他没有被大家发现,如果还是有,那只是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如果他还可
以坚持从一而终,那他就可以去看医生了。
  叶星辰身边的三个女人,都是天赐之女,倾城容颜,婉蓉母女三人的身体,
都是为性爱而生,为讨好男人而发育。
  所以,叶星辰看着眼前姐妹的腿间春色,他对婉蓉一家的承诺是很容易做到
的,不是他言而有信,而是他已经开始觉得其他女人入不得眼了。
  「老公!还要……」昕妍抬着屁股送屄,把妹妹也顶地股肉乱颤。
  叶星辰刚才钻在姐妹俩的胯下,乱舔一阵,现在他连下巴和鼻子上都是女人
的淫水。嘴里更是滑滑甜甜,这味道又让他的大鸡巴粗了一圈,他抱着老婆的两
腿,扶着火热的肉棒子,由于插入方向上的肉洞太多,他还仔细对了对洞口,以
防弄错。
  「啊啊……好粗……老公!啊啊」
  昕妍被这突然的插入爽得乱叫,也不顾趴在她身上的妹妹。
  叶星辰肏着老婆的紧致阴道,手上也开始玩着小婉的粉屄和屁眼儿。
  「啊啊……姐夫……别……别扣我屁股眼儿,我难受……啊啊……人家的小
骚屄,啊啊……给你玩儿!」
  「啊啊……老公……大鸡巴好厉害……肏我……啊啊……」
  姐妹俩面对着面各叫各的,无意间眼神对上以后,微微一羞,干脆吻在一起,
互相封口。
  「唔唔……唔唔……唔唔……」
  小婉和昕妍并不是同性恋,她们的性欲全在男人身上,她们的肉体相亲只是
精致女人间的相互欣赏和爱怜。
  「唔唔……唔唔……老公……唔唔」昕妍刚想叫床,求老公别停,就又被妹
妹吻住,一口香甜的口水顺利渡入,她瞪着眼咽下,子宫口也同时被狠狠捣了十
几下,眼看就要高潮泄身。
  但是,就在昕妍准备好爽身的时候,肉棒一下突然抽离了阴道,昕妍的心都
仿佛被男人抽走,她扭着屁股,难受极了。
  「你……」昕妍刚想埋怨,只见面前妹妹的脸色突然一变,眼睛睁得大大的,
直勾勾地看着她。
  昕妍是经历过夫妻之事的人妻,她知道妹妹是怎么了。小婉这么关键的时刻,
她当然不能在乎自己这一次的高潮了。
  「小婉……别怕……抱着姐姐,一下就不疼了。」
  小婉得到了鼓励,把脸埋在了姐姐肩头。
  昕妍抱着妹妹,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他插进来了吗?」
  「呜呜……没有……呜呜……在口口,在口口呢!」
  叶星辰的确还没有插入,他只是用龟头撑开了小婉的阴道口,里面不停流出
的润滑液极力地保护着第一次的性行为。
  昕妍又搂搂妹妹,她虽然不愿意当配角,但从小就爱护妹妹的她,还是分得
清轻重的。
  「疼吗?」
  「不疼……姐姐,你当初疼吗?」
  这姐妹俩竟然交流起了经验。
  「其实吧!啊啊啊……啊啊……老公……你怎么又插我!啊啊……」昕妍刚
想买弄一下自己当初被这个大鸡巴破处时的心得体会,就又被粗暴插入。
  小婉做了半天的心里准备,看着眼前的姐姐又不知羞耻地高声叫床,心里还
说不出地失落。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轻轻摇一摇屁股,撅着继续等待。
  叶星辰边肏屄边俯下身,一手撑床,一手插入姐妹俩的乳房之间上下揉弄。
  最后他趴在了小婉背上,和姐妹俩吻在了一起。
  「唔唔……」
  只要叶星辰伸出舌头,马上就有红唇来抢着亲他,只要他把口水送到嘴边,
就马上会有香舌凑近来抢着舔食。
  「唔唔……滋滋……」
  「小婉……姐夫先把你姐姐的骚屄肏舒服了,再来疼你好不好?」叶星辰问
道。
  「嗯……我听话的……」小婉乖乖答道。
  「啊啊……老公……别停,我……啊啊……使劲肏里面……啊啊……」
  叶星辰一口气狠狠捅了一百多下,本来就接近过一次高潮的屄,怎么经得起
这样的插弄。昕妍在老公和妹妹刚刚商量完以后,就剧烈抖动着屁股,泄了个痛
快。
  「小婉……你姐姐正舒服呢!亲她呀!」叶星辰说道。
  小婉看着姐姐一脸的享受,试着把嘴唇靠近,结果被姐姐一口吻住,两条香
舌又疯狂地缠绕在一起,交换着唾液。
  昕妍的高潮足足持续了两分钟,等她潮退才缓缓松开了妹妹的嘴。今天晚上
相当是妹妹的洞房夜,老公还是先照顾了她的需要,她已经很满足了。
  叶星辰还压在姐妹俩身上,肉棒插在老婆的屄里享受里面的痉挛抽动,他又
亲了亲小婉,问道,「小宝贝儿,你是不是要和我说点儿什么了?」
  「姐夫……我……我请你给我开苞,轮我了。」小婉羞道。
  「真乖!」
  叶星辰夸完,把小婉抱起来下床,让她跪在自己的胯下,为了更方便小婉给
他舔,他还一条腿踩在床上,自己扶着粗大的肉棒,把下边黑黑的睾丸送到小婉
嘴边。
  「小婉……边舔边说……」
  「嗯……」小婉早已被刚才淫乱的场景感染,乖乖的张嘴吃着男人的睾丸,
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姐夫,一种雌伏的快感让她几乎打了个哆嗦,「姐夫……肏了
我吧!……把我变成你的女人……求你肏我的小骚屄……求你给小婉开苞!」
  昕妍在床上听的清楚,妹妹的样子简直骚到骨子里,再看她那张纯洁的俏脸,
让昕妍都感觉到有些乱码了。
  叶星辰完成了心中的仪式,搂着胯下舔蛋的小姨子,把她平方在床边,自己
挺着鸡巴站在床下,分开小婉的美腿。又让床上发愣的老婆帮忙再给他舔舔鸡巴。
  昕妍边舔边说,「老公……你轻点玩儿」
  叶星辰根本就没搭话,从老婆嘴里拔出火热的肉棍子,顶在小婉的嫩屄口上,
一用力重新把它顶开,龟头一下就镶了进去,「啊……」小婉刚叫出声,就连忙
捂着嘴,生怕姐夫玩的不高兴。
  「疼了吗?」叶星辰轻声问道。
  小婉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极力否认。
  「进来吧……姐夫,我不疼的。」
  叶星辰两手压着小婉的大腿根儿,腰开始向前用力,他感到自己的肉棒每进
入一点儿都会产生更大的阻力,只好有进有退,缓缓插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
肉棒把这么粉嫩的阴道撑开,他也是第一次感到肏屄是一件很紧张且有仪式感的
事情。
  「呜呜……姐夫……到了,到了」
  小婉说到了,叶星辰也同时感觉到了,龟头终于遇到了那道象征少女纯洁的
障碍。小婉的处女膜是属于很厚的那种,这种处女膜如果遇到细长的阳具,它甚
至会勒在男人的冠状沟处反复拉扯,有时还会疼的男人无法性交。
  但是,今天小婉遇到的是她的真龙天子。这个大鸡巴顶在她的处女膜上狠狠
前进,直到把它撑到了破裂的极限,才停了下来。
  「呜呜……姐夫,我……我准备好了,你插呀!小婉不怕,小婉想做你的女
人……」
  叶星辰顶着小婉的处女膜,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也不着急。
  这一下,当姐的不高兴了。
  昕妍看着妹妹的样子,心疼的要命,再看她老公,竟然在看表,气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肏屄还要等时辰吗?」
  「还有十秒,我答应过你,要等你妹妹十八岁才会干她,说到做到!」叶星
辰还盯着墙上的时钟,进入了倒计时。
  「你……你矫情……」昕妍气的坐在床上直扭,一对儿奶子白花花地乱颤。
  但是过了十二点,就是小婉的十八岁生日,这也没有错,当初制定规则的是
她,气也没用。
  「好了,好了,你别看了,我帮你数好了,十,九,八,七,六,五,四,
三,二,一,插吧!她十八岁了!」昕妍嘴上说的轻松,但还是紧张的看着妹妹,
怕她太疼了。
  叶星辰早已急不可耐,刚要用力解决这最后的阻力,小婉却突然喊到,「等
等……等等……」
  「怎么了?小婉,你不愿意吗?」叶星辰问道。
  「不是……不是,姐夫,我想……想叫你一声老公,行吗?就叫这一次!」
  小婉眼眶一湿,一滴眼泪顺着眼角儿落下。
  昕妍一听,本来还不高兴,当她看到妹妹那无声的眼泪时,她一瞬间体谅了
妹妹的心情。自己早早地占了这个位置,可怜小妹只能一辈子做个无名无份的陪
床小姨子。
  昕妍同为女人,感同身受。
  「小婉,别问他,姐姐愿意,你叫吧!姐姐愿意和你……姐妹同夫。」
  「老公……呜呜……老公,小婉爱你!」小婉没等男人挺入,自己咬着牙,
狠狠朝前送臀,「啊啊……呜呜……疼……呜呜……」处女膜破裂的痛楚,像下
体被撕裂一般,小婉是真的疼哭了。
  「你个傻丫头,哪有自己去撞的,不哭了……不哭了……痛一下下就好了」
  昕妍安慰着。
  叶星辰这一会儿几乎成了个看客,挺着鸡巴准备享受破处的快感,好不容易
倒计时结束,却被小婉叫停,能不能叫老公也不由他说了算,刚听见一声「老公」,
就被小婉自己破处了,他就这么傻站着看着姐妹俩的情真意切。
  「哎……你别傻站着……她都不哭了,你倒是插呀!」昕妍催道。
  「哦……哦……」
  叶星辰挺着鸡巴,开始继续插入,低头看见小婉阴道里不停的流出鲜红的处
女血,只几下进出就染红了他的肉茎。
  「啊啊……啊啊……好酸……」小婉的痛楚渐渐消失,接下来的感觉就是阴
道第一次被外来物摩擦的酸胀感。
  叶星辰感到小婉的阴道壁上还剩有刮着他龟头的处女膜残留,他忍着不适,
又用龟头来回在那里抽插了几次,才算彻底地刮干净了这个天使的处女膜。之后,
他又开始继续前进,这个紧致的阴道里嫩肉层层叠叠,曲径通幽,那个可爱的肉
蛋蛋藏在最深处,直到肉棒几乎全部插入,才顶住了小婉的子宫口。
  「啊啊……到最里面了……姐夫……停……停……啊啊……我……我……」
  小婉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她喊停以后,肉棒的确离开了,但马
上又回来撞了一下她的子宫,这一下,小婉浑身发软,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她
和她娇嫩的子宫一起深深地打了个哆嗦。
  「啊啊……啊啊……姐夫……小婉好怪的感觉,你……你再撞我一下啊!」
  对于这种要求,叶星辰已经完全了解了接下来的步骤,他用大龟头一下下撞
着小婉的子宫,粗壮的肉茎也来回摩擦着小婉的阴道。力度和速度都开始慢慢变
化着。
  「啊啊……啊啊……好厉害……姐夫,我是你的,小骚屄……啊啊……姐夫
……你的鸡巴好硬……」
  叶星辰一次次被鼓励,他再次开始加大力度,每一次都抽出一半还多,然后
有狠狠插入,他感到小婉阴道里的层层粉肉开始适应了摩擦,正在学着缠绕他的
肉茎。
  小婉努力地抬起头,看着姐夫的肉棒撑开她的阴道,一次次肏着她的嫩穴,
可是她只看几下,就被下体传来的酥麻感弄得浑身无力,又乖乖躺下挨肏,这个
角度虽然看不到交合处,但可以看到姐夫的脸,小婉舒服地眯着眼,微微张着小
嘴,又轻叫着,「姐夫……用力肏我……我觉得好舒服……」
  叶星辰看到小婉这般的表现,再加大了力度,把龟头顶在了小婉的最深处,
狠狠捣着。
  「啊啊……啊啊……不行了……停……我不行了……姐夫……呜呜……求你
……啊啊」
  叶星辰凭着经验,感到小婉的阴道竟然开始抽搐,再加上她说的不行了,心
想。「不会吧?我的小婉是要高潮吗?那她也太不经肏了,她的处女膜才被我捅
破,这才插了几十下而已啊!」
  「呜呜……不行了……姐夫……我要尿尿……」
  这样的情况下,叶星辰也糊涂了,但他觉得不管是要高潮还是要尿尿,肏出
来再说。他一把搂过旁边的老婆,揉着她的奶子轻声问道,「老婆,你妹妹要尿
你床上了。」
  「老公……你弄吧!她是要舒服了。」昕妍是女人,她更了解女人。
  姐姐话音刚落,只见小婉突然向上一拱腰,竟然夹着男人的鸡巴,高高抬着
屁股,「啊啊……讨厌……姐夫啊啊……啊啊」
  小婉撑着腰在空中足足停留了三秒,然后倒在了床上开始了她人生第一次高
潮的剧烈抽搐,「啊啊……啊啊……呜呜……」小婉一边爽得高声叫床,一边瞪
大了眼睛,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叶星辰,这眼神仿佛在说,「你到底对我
做了什么?」
  叶星辰此时也在无法忍耐,他这管儿浓精已经忍了几个小时了,从婉蓉忍到
昕妍,现在又被这处女的阴道痉挛一夹,他精关一开,迎着抽搐狠狠地撞击里面
的子宫口,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小婉的处子阴道里。
  小婉正在奋力承受着她第一次高潮带来的巨大快感,又被一股股浓精烫到里
面,刚刚落下去的腰,再次被爽得高高抬起,「呜呜……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
  叶星辰突感不对,小腹上一热,他抽出鸡巴一闪身,一股淡黄色的尿液在空
中划出了完美的抛物线。
  小婉第一次就爽的尿了出来。
  「呜呜……我……啊啊啊……啊啊」
  昕妍也被这根儿大肉棒肏得爽到尿过,但她是在有了足够的性经验以后,才
体会过那种感觉,而妹妹第一次就爽的尿出这么高的弧线,她也感到惊讶。
  「呜呜……姐夫,你好坏……你把我插尿了……呜呜。」小婉尿完,她潮红
着脸把屁股刚放在床上。
  叶星辰看着还在抽动的嫩屄,伸手照着小婉的阴蒂部位,轻轻一拍,「小骚
屄,再尿给我看!」
  「啊啊……啊啊……」小婉的身体好像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她只觉得一阵
酥麻如触电般打开了她的尿道,乖乖地又挤出了几下尿液。
  昕妍在旁边看的真真切切,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老公。
  叶星辰悄悄趴在老婆的耳边悄悄说道,「这没什么,她和你妈是一样的。」
  「滚蛋……你就会糟蹋我们母女!」
  这一晚,不但是小婉的破处之夜,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姐妹同夫。昕妍和
妹妹以同样的姿势一左一右抱着男人睡。但是一大早醒来,她却发现老公和妹妹
变成了面对面腿缠着腿,相拥而眠。
  昕妍被凉到了一边,她无奈摇了摇头,看到妹妹钻在老公怀里,一脸幸福的
甜蜜样子,她并不想打扰妹妹的初夜温存。自己早上还有重要的工作,只能悄悄
的梳妆离开。
  小婉第一次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快乐,那种舒服到要死的感觉,让她对姐夫更
是依恋的无以复加。
  至于叶星辰,他怀里小天使如开挂般的性天赋,还有待他去挖掘,他的快乐
才刚刚开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