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爱比死更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丈夫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一)交锋

  “童总,里外杂志的林记者又来了。”身着淡紫色套装的SUE站在门口轻声说。

  “噢,上午我有安排么?”

  “10点50分您和浮尘都市有个合同要谈。约在3号会议室。”SUE对日程安排了如指掌。

  “那好,你让那个记者去接见室等一下。我这就过去。”

  SUE点点头,带上了门。

  童明看看卡座上的时间,还有22分钟。看看这次这个女人到底要说什么。

  正当紫衣坐在接见室里发呆的时候,童明站在门口已经观察了她一会。这个叫紫衣的女人上个月就来过电话要求采访。被拒绝后这个月又来了4次。如果不是她在停车场追着自己的车那惊鸿一瞥,童明根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童总,您好。”她慌忙站起来,身侧的背包从椅子上滑落在地。童明皱皱眉头,却爽朗地笑着请她就坐。

  正当童明把只有姓名和电话的名片拿在手中凝视的时候,紫衣询问到是否可以打开录音机。

  紫衣脸色绯红,眼睛却亮着光。她兴致勃勃开门见山地对童明开始了采访。

  “童总,市场上透露出贵公司将在下个月中着手准备以59亿美元收购ANHEUSER- BUSCH,也就是简称AB的欧美啤酒企业的意向,但大家都认为这笔交易会对国内啤酒市场竞争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我想请问,童总做出这个决策是从哪些方面考虑的?”

  “事实上这次并购是出于援用政府的法律和相关政策来保护本土企业免受国外竞争。现在市场除了AB,还有FH,一家很大的欧美啤酒企业。我们希望是利用反垄断法,保护本土企业利益的同时,能稍加约束国外竞争力。如果并购成功,那么FH将自行预见他们未来在大陆进行交易的能力。这不能不说是两全齐美的做法。至于本土企业,他们大可放心,我们是一致对外的。”

  “那么针对很多商场的季节性清仓活动,您作为本地最大的啤酒供货商,是否存在手头存货过多的问题?”

  “在目前阶段,我们和各大超市商场都接洽和谐,还没有出现上述问题。”

  “那么贵司本年度的销售额是否达到了先前预算的消费水平呢?”

  “虽然现在市场大家都有目共睹,但这种情况将在下季度才会稍微开始影响到利润。我们市场部经理降低了5个百分点,却能拉高20% 的总收入增长。”

  林紫衣又印证了关于下个月招募前英国SF集团执行总裁来负责亚洲市场的消息,以及了解了在CHRISTIE'S香港拍卖会上BORDEAUX葡萄酒的竞拍情况,在SUE叩响接待室门的同时,林紫衣站起来向童明表示感谢。

  SUE和林紫衣同时低头微微示意,走出了接见室。目送二人离去的背影,童明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林紫衣臀部玲珑而柔和的曲线。

  (二)激情

  收到里外杂志的样刊和随函,是童明和林紫衣会面的三天之后。

  信笺下面印有里外杂志的LOGO,林紫衣用工整的字体述说采访时的心情和对童明的感激。并写下了一句:“不曾料的能将阿玛尼穿得这样得体的男人,却同时有着一双精粹的眼睛。”

  这最后一句话让童明略感诧异。即使之前也曾收到很多女记者公关们的示好信,但大家通常都是奔向更直接的主题。童明一边回忆那日林紫衣一件米白色衬衫,一条粗布裤子的寻常妆扮,心中却暗暗涌起一股兴奋。

  林紫衣,这个名字,倒像是琼瑶剧的女主。童明一笑,随手把信笺夹在杂志中放入了抽屉。

  她的第二封随函是在一个月之后。

  信上的字体还是一丝不苟。写明希望邀请童明在本周六到华侨城东D楼美术馆,里面附有一张《水,力量之行》的展览会门票。

  抛开其它的表面因素,童明的确有些渴望和林紫衣的再度会面。她有种内敛而锋利的气质。童明略加思索,即让SUE改掉了周六高尔夫邀请赛的安排。而在那天如约和林紫衣在华侨城美术馆参观了那场展览。

  两人走进无人的电梯,童明按下G层。林紫衣低着头一言不发。

  童明目不转睛盯着她纤秀白净的颈项,一会儿就到了一层。

  出了门口,童明随意地说,上我家去坐坐。林紫衣点点头,站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静候。

  开车回到寓所,童明用手轻拍了一下林紫衣的肩头,“请进。”她身体绷得很直,慢慢地挪进了房间。

  童明随手关上房门。林紫衣仿佛受惊般地扭头看他。童明注视着那张干净年轻的脸庞,忍不住上前一步将她紧紧拥住。

  林紫衣胆怯地把脸避开。但童明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的嘴唇印上去,趁着林紫衣失神的瞬间,牢牢吻住了她。他享受着林紫衣双唇温和柔软的触觉,轻轻地左右移动着嘴唇,温柔探入舌尖。童明体味林紫衣放松了戒备而更加柔软的身体,他含住了她的耳垂,轻轻摩挲。最终彼此又纠缠着唇与舌的烈火。

  童明加紧了舌尖的搅动,林紫衣微微反仰起脖颈。

  童明暂时离开了她的红唇,吻向她的锁骨,又用手从后面撑住她的头,一路细细地舔舐下去。她已经无法脱身了,在童明的挑逗下,全身燃烧般炙热。仿佛受不了这份炙热和酥痒,紫衣口中发出细微的呻吟,同时和童明拥抱着倒向了沙发。

  紫衣躺在那里紧闭着眼睛。童明更轻柔地吻着,右手同时抚上了她的酥胸。

  他温柔地解开衬衫的领口,窥探到了文胸的吊带,勾起了内心的欲望。他盯着她的双乳看了一会儿,就将衬衫从紫衣的肩头褪了下去。

  童明探手到背后解开文胸的暗扣,仿佛是感到了冷,紫衣的身上起了一层小米粒。他一手拉过毯子将两人遮盖起来,一边用舌头轻轻地舔舐那红色的乳头。

  他用舌头触碰乳头,却又冷不防缩回去。紫衣难以自持,发出了一声娇喘。

  紫衣的乳房看起来文静,其实乳头已经硬硬地竖起。

  童明轻轻触摸乳头,又画圆进行爱抚,接着手指又返回了她的乳头。紫衣的双峰在不停的刺激之下,她把上半身稍稍弓起,仿佛要将自己献给童明。

  不知不觉中,童明早将两人身上的衣物除了干净。他亲吻着,悄悄将手伸向她的双腿之间。紫衣两腿一颤,躬身弯起,童明停顿片刻,又将手轻轻探去。

  那一片柔软私密的芳草地。

  童明的手若有若无的在其中穿梭,他的手指探寻到了深处的泉眼。眼前的紫衣面色绯红,双峰挺立。压抑的喘息声使童明也无法自持,他将手指深入,感受到泉的温暖湿润。

  他靠拢过去,轻轻抬起了紫衣的左腿,从侧面悄悄进入了她的身体。紫衣发出了一声破茧而出的低吟,随着童明的深入,她咬住自己的嘴唇。

  童明已经完全不再思考,他把自己深深埋入她的身体,并不断的被吞噬。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个人共同达到了顶峰。

  紫衣缓缓改变了姿势,偎依在童明的身上。这是两个人合二为一后首次的拥抱,紫衣却没有半点犹豫。她的脸贴在童明的胸口,双乳挨着他的腹部,童明的左膝抵在刚才紫衣燃烧的地方,另一条腿放在她的臀部上,夹着她曼妙的侗体。

  等童明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点。紫衣无影无踪,茶几上留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印着紫衣淡色的唇影。

  (三)终止

  童明在寓所的黑暗中凝视思索。

  事情也许仅此而已。他站起身,穿上外套,关门而去。

  桌子上有一只打开的公文袋,里面是一些童明裸露的身姿和一张内存卡。林紫衣工整的随函掉落在地毯上。

  上面写着:“没有想到脱去了阿玛尼的男人,也能将这一身父母赐予的皮毛穿的如此好看。”

  事已至此,时光不可倒流。童明并不明白为何林紫衣从那一日之后就不告而别,也不明白为何一星期之后,他就收到了这份公函,在查阅了内中资料之后,童明与其说是愤怒,莫如说是不解。

  其中也无非是两个人做爱的场景。从前戏到收尾都拍摄得恰到好处,完美的展现了童明的雄姿和女人的娇喘,却并没有露出女人的眉眼。内存卡中另有一份文档,请童明在2日内汇245万到某帐号,不然即日将披露给杂志报刊云云。

  凭借童明的手段,要彻查此事完全没问题,想把事件燃烧殆尽也绝对可以。

  可童明却在第二天就指示财务部安排转账。

  他不想去查明真相。这种事所谓的真相对于他已经毫无意义。他掐灭内心爱的火焰,让自己认为这是一场床戏的观摩费。童明弹掉手指尖的烟头,抹了抹眉头,自嘲似的一笑。

  日历翻到了十二月,又接近一年的年底了。

  每年一听到年关这个词,林紫衣就会想起妹妹林荷露,她那么喜欢年关,是因为觉得每到年底,所有不好的事情都会被埋葬,而得到新生。

  站在墓碑前,林紫衣下意识地说出了声,“年关了……”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自己来说,从去年到今天贯穿自己人生的主线又是什么呢?

  她的脑海里,竟然浮现不出有关自己生活的信念或目标之类的东西。

  自从妹妹因为艾滋病在医院里去世,她就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能称之为依托的东西。如果不是林荷露因为和童明的一夜而疯狂地爱上了他,如果不是林荷露爱而不能转,而去夜店寻找一夜,堕落中遗忘感情,如果不是因此而患上了艾滋病。向童明索取的245万医药费全数投入也只能维持妹妹1年多的苟延残喘。

  林紫衣站在寒风里,苦笑着想道:“说到底,我们都只是一个俗人……”

  也许,是自己该抛弃那种不现实的梦想的时候了。

  童明正在深南路上等红灯,过了4街口却发现那里堵得更厉害。原来是发生了车祸。他打了转向灯,改由北环路走了。

  晚上难得开电视,正在播放第一现场,电视台主持人正在报道下午4点20分发生在深南立交的车祸,据查是一名24岁女性,原里外杂志财经版块记者。

  童明正在阳台上接电话,明天,他要飞去纽约洽谈一笔新的生意。年关,对于童明来说,这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丈夫綠]